上一版/ 03版:日报三版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陇西成纪孕李唐
——就李唐祖籍问题与李宝通先生商榷

作者:


  近读西北师范大学李宝通先生评介《天水通史》的《汉月依旧照今人》一文,作为一个天水人,深为先生对《天水通史》和天水历史文化的高度评价而感动。然感动之余又不免萌生疑惑。比如在李唐皇室的籍贯问题上李先生认为“李唐起家武川,入主中原,出于政治文化考虑,先认老聃作祖,后附李暠为宗。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然本书(《天水通史》)直接认定李唐祖籍天水,且浓墨重彩,不吝篇幅。”对先生此说,笔者不敢苟同,因不揣浅陋,与先生商榷。
  笔者对历史问题的研究虽然涉足尚浅,但我所知的有关李唐皇室祖籍问题的资料主要有唐朝廷亲自组织编纂的族谱《大唐玉牒》及欧阳修编纂的《新唐书·宗室世系》等。依其所记,李唐皇室的血统源流是十分清楚的。从黄帝时算起,至唐国公李虎,李氏已传五十四世,而李虎籍贯就在陇西成纪。也许从黄帝算起年代邃邈,难免附会失误,但唐初李氏对其近祖应该还是能记得清楚的。大唐开国皇帝李渊的祖父为西魏柱国大将军李虎,官至“使持节、太尉、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少师、陇西郡开国公”。宇文觉建立北周后,时已去世的李虎被追封为唐国公。李虎为凉武昭王李暠之五代孙。从李暠到李渊只有八代,可见世系并非遥远,因而根本不存在某些学者所言的冒认祖先之嫌。
  李暠生有十个儿子,次子李歆生李重耳,重耳以国亡奔宋,为汝南太守。北魏克豫州,重耳以地归魏,拜弘农太守,又任南安将军,豫州刺史。重耳之子李熙为李虎之祖父,任北魏金门镇将军,率豪杰镇戍武川(今内蒙古武川县西),家于此。李熙生子李天赐任北魏幢主,为李虎之父。正因为李唐祖先中出了李暠和李虎这两个人物,所以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曾发生唐宗庙应以谁为始祖的争论。当时,不少人主张以西凉创立者李暠为始祖,但也有部分人不主张立李暠为始祖。主张不立的原因一是“亲尽则迁,不在昭穆合食之数”,二是“凉武昭王勋业未广,后主失国,土宇不传。”虽然终以三昭三穆之规立李虎为太祖(即景皇帝),但从中可以看出,李唐皇室为李暠之后是毫无疑问的。综上所述,李唐皇室的祖先除在敦煌建立西凉政权的李暠这一主脉而外,其后代李重耳奔宋家于金陵此为一家,至重耳子李熙于武川又为一家。李唐之祖可谓世代迁徙,随处为家。古人慎终追远,所以李唐之祖后来迁居的金陵、武川等地并不为祖望,其祖望向以陇西为准。
  那么,李唐皇室的祖籍究竟是陇西狄道还是陇西成纪呢?唐代帝王及王子、公主墓志冠以籍贯者,无非是“陇西成纪”或“陇西狄道”。比如《唐李祐墓志铭》《大唐房陵大长公主墓志铭并序》《和政公主神道碑》皆曰“陇西成纪人”,唐太宗李世民二子李恪及其他数位公主墓碑则曰“陇西狄道人”。为何同为皇室成员,有的为成纪人,有的为狄道人呢?产生分歧的根源《晋书·凉武昭王李玄盛传》交代得很清楚,“武昭王讳暠,字玄盛,小字长生,陇西成纪人,姓李氏,汉前将军李广之十六世孙也。广曾祖仲翔,汉初为将军,讨叛羌于素昌,索昌即狄道也,众寡不敌,死之。仲翔子伯考奔丧,因葬于狄道之东川,遂家焉”。这段记载,既先肯定了暠为成纪人,又言李广曾祖父曾家于狄道,所以陇西李氏祖望或曰成纪,或曰狄道。
  李伯考曾任陇西、河东太守,生子李尚为成纪令,因居成纪。李尚生李广,世称飞将军,名震史册,为标志性的人物,陇西成纪李氏祖望的地位也因李广而著名。狄道李氏与成纪李氏本为一支,但在狄道和成纪之间屡有迁徙。从陇西守李崇到李尚六代之间其祖先后担任陇西、狄道、成纪官职者有五代(李崇为陇西守,其子李瑶为狄道侯,孙李信为陇西侯,李信孙李仲翔战死狄道,仲翔子伯考又任陇西太守,孙李尚官陇西成纪令)。所以李唐皇室成员墓志既可称陇西成纪人,也可称陇西狄道人,并不矛盾。因李暠为李广十六世孙,而李广之父为成纪李氏房之始祖,而李唐皇室正为此支后裔,所以以成纪为李唐皇室祖籍也是很自然的。
  陇西李氏先家于狄道还是成纪也存在分歧,其争论根源就在对“槐里”这一地名的不同认识上。但不论怎么争论,陇西成纪作为李氏祖望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因为成纪李氏是以李广生成纪为标志和开端的。《史记·李将军传》载,“李广,陇西成纪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时为将,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徙成纪。”秦安《右九李氏家谱》在《姓氏源流考》中也言:“(李氏)越数十传及信祖,当秦之方盛也,由槐里迁陇,居成纪。曾善于射,因以射传家。生子二,曰伯曰仲,及信祖卒,伯仲携家眷复迁狄道东川。”“惠帝时,伯氏之孙尚,为成纪令,尚生广。”《史记》《李氏家谱》皆言李信祖父由槐里(今陕西兴平)迁居成纪。
  天水成纪李氏文化积淀深厚,许多文物古迹也都从一个侧面说明成纪是李氏之根,也是李唐王朝之根。众所周知的天水李广墓、飞将巷,民国《天水县志》中记载的秦州唐李渊祖墓,武山出土的唐先祖墓,秦安出土的大型唐墓等,无不保留着包括唐王室先祖在内的大量李氏文化的痕迹。元人蒲思源曾作《新修二贤祠堂记》,收入四库全书,其文记载时人在“成纪望邑之南,夕水之阴,五龙谷山岘”为成纪名人李广、李白一武一文二乡贤立祠堂。李白生前多次在诗文中称其故里为陇西成纪。李白研究学者何树瀛先生在《李白家世·祖籍·生地考辨》一文中认为“碎叶为李白父等潜逃之地,李白生于陇西成纪”,并且考证李白父亲后来由四川移居故里成纪定居,李白曾五次归成纪探亲。
  其实,李唐皇室的祖籍在成纪还是狄道的争论还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李唐皇室是胡人汉人之争上。近代部分史学者标新立异,提出诸如“李唐血统胡人”说,“祖籍赵郡”说等不同观点,其说虽为一家之言,并不为学术界所公认,但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李宝通先生肯定的李唐皇室“起家武川,入主中原”的微言大义就暗示出李唐皇室的血统是否为汉人还是有争议的。尽管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融合是史学界公认的,但汉人历来以父系传家,所以李唐皇室为胡人鲜卑族后裔的说法缺乏可信证据,陈寅恪等前辈学者对此都有详尽的驳斥,在此不复赘言。而李先生所言“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云云,只不过为佛家弟子与道家争地位的说辞,并不能成为李唐血统就为胡人的论据。
  综上所述,成纪李氏以飞将军李广而显名天下,以西凉王李暠而奠定功业,其后裔枝繁叶茂,在西魏、北周政权中,逐渐形成一支左右政局的政治力量——成纪李氏集团。唐国公李虎与李贤、李弼、李远、李穆等成纪李氏世居显位,“自周至隋,郁为西京盛族。”在中国历史上,李姓称帝者多达60余人,先后建立了成汉、西凉等12个王朝,而最盛者莫过于唐朝。由此可见,《天水通史》的编著者将天水成纪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李唐王朝的创立者的事迹加以记载本是准确而无可厚非的;而一些学者提出的李唐皇室的祖先为胡人,唐王朝攀附成纪李氏的观点又是站不住脚的。

 
天水日报社天天天水网电子报研发室制作
copyright@2008-2010天天天水网